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马建祥:把西瓜种成农民的致富果

时间:2023-05-24 04:20:53 | 浏览:64

“马老师,快看看!我都没治了!”4月上旬以来,位于关中平原中部的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温度异常偏高,西瓜种植户张红莉拍了一张凋萎的西瓜苗照片,急着向陕西省科技特派员、西北农林科技大学(以下简称“西农”)园艺学院研究员马建祥发出“呼救”…

“马老师,快看看!我都没治了!”4月上旬以来,位于关中平原中部的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温度异常偏高,西瓜种植户张红莉拍了一张凋萎的西瓜苗照片,急着向陕西省科技特派员、西北农林科技大学(以下简称“西农”)园艺学院研究员马建祥发出“呼救”……

马建祥端详研究照片许久,把诊断结果发回给张红莉。

2008年,马建祥走进距离杨凌6公里的官村,开始进行西瓜品种推广。在长期种植小麦、玉米的关中乡村推广西瓜种植,可不是件简单的事。

他把老乡拉到自己之前推广西瓜的西安市鄠邑区同心村,让大伙儿实地感受好西瓜长啥样,可大家担心“没种过,卖不出去怎么办”。马建祥苦口婆心,酷暑天站在瓜地,边请村民品尝西瓜,边给大家算着种植账,讲了几天,3名村民被马建祥说动了心。

从这天起,马建祥下定决心,非做出点样子让大家瞧……“马老师每天骑着摩托,全村160亩瓜田、100多个瓜棚挨个看,手把手教我们搭建棚、催芽、播种和育苗。”如今已是杨凌绿香安果蔬专业合作社理事长、杨凌职业农民创新创业园合伙人之一的高级职业农民魏群劳说。

“农户的意识都是慢慢培养起来的。”马建祥还记得,2008年正月十五,气温度突然升高,牵挂种苗的马建祥跨上摩托车直奔官村。他赶到时,瓜农们都去逛庙会了,棚里的温度已经快把苗子烧死了。他赶忙启棚放风,这才让种植户的瓜苗没有出问题。

经过努力,试种的西瓜皮薄肉脆,根本不愁销路。其他老乡见状,纷纷请马建祥到自家瓜田里指导。第二年,试种的3户人家中两户挣了大钱,一户贫困户有了积蓄,还上了4万多元的外债。官村的瓜田,一下子从20亩发展到了160亩。

蒲城是陕西西瓜种植大县,“西瓜大王”郭银科是当地农技员,也是马建祥将优良种源落地蒲城的“中转站”,负责农作物品种的筛选、繁育和推广。

在马建祥指导下,郭银科种出的“彩虹瓜”,3斤多就能卖50元,一亩地的瓜能卖到5万元。“我种瓜就用有机肥、用蜜蜂授粉,坚决不用‘坐瓜灵’,想多挣钱,必须老老实实听专家的话。”郭银科说。如今,每年西瓜还没下来,回头客不断给他打电话,他却淡定得很:“总得等瓜熟了才能卖,不然吃着不好,明年谁还找我买?”

早几年,鄠邑区瓜农杜甫生聘请了一位外地技术员教他种西瓜,但因对关中气候不了解,种出的瓜老有部分果肉呈紫红色,瓜种周围的果肉还像注了水。在农技师推荐下,杜甫生找到马建祥——“马老师很快就来了,地里走一圈就看出了问题,让我从‘平畦’改为‘高垄栽培’,就这一步,我的瓜商品率提高了20%。”

西瓜种好的同时,好品种更是关键。马建祥把他们研发的农科大4号、农科大5号带给农户。“靠老品种、老办法,绝不可能有这样好的收成”。杜甫生兴奋地告诉记者。在陕西的村村落落,不同的西瓜种植品种对应不同的西农研发“代号”,这些代号成为农民致富响当当的金名片。这背后,是马建祥及西农整个涉农团队科技支农的成果。

要想富,不仅要掀开重山来造路,还要丢掉旧的思想包袱。品牌意识是马建祥带进官村的一股清风。

在他带动下,杨凌各合作社的西瓜对外销售时全部贴上了二维码。用手机扫一扫,消费者就能查询出西瓜种植户、种苗来源、施肥时间、采摘时间、检验销售等全部信息。这样的西瓜“身份管理”和标准化生产,让杨凌打出了无公害西瓜的独有品牌。

不仅如此,马建祥还带领官村农户打造出“一品官村”品牌。“通过理念转化,用好市场规律,从全过程扎实推进现代农业,才能让农产品从低端销售转向高附加值运行,从杨凌走向全国。”马建祥说。

2010年8月,在哈尔滨双城市(现双城区)水泉乡的调研中,马建祥发现当地很多西瓜的皮上都有大型不规则的水浸状斑。通过研究,他确定这些西瓜染上了西瓜细菌性果斑病,这种病通常是因制种环节出了问题,对农户伤害极大。回到学校,马建祥立即着手制定相关标准,5年后,他主持制定的国家标准《西瓜种子产地检疫规程》出台,从源头提升了我国西瓜种子质量。同时,他还主持制定陕西省标准《塑料大棚西瓜栽培技术规程》,有效提升了陕西省大棚西瓜栽培标准化水平。

就这样,马建祥让越来越多的农民鼓起了腰包。如今已是陕西省西甜瓜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的马建祥说:“农民对科技的需求越来越高,这让我们更感到身上的责任与压力,只有提供最好的科技服务,才对得起他们的信任,对得起科技特派员这个身份。”

杨远远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孙海华 来源:中国青年报